[上一篇:我最想操的人] [下一篇:表姨妈]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6ee.com 加入收藏夹!

CLer们大家好,我是Jason,上次创作了小说《人妖只有两个洞》,许多狼友们都很喜欢,鼓励我继续创作。于是我把新作发在这里,请大家雅正。

上一篇的地址:
/htm_data/20/1809/3292489.html

此外我的作品还有:
《公众号艹粉记》,地址:/htm_data/20/1808/3231621.html
《前任和我的秘密》。地址:/htm_data/20/1809/3285569.html

欢迎阅读
=======
======
=====
====
===
==
=

《舍友是女装大佬》

周日,何宇的发小苏磊喊他去漫展。

苏磊是个胖子,居然也喜欢cosplay,何宇也是醉了。真不知道胖子可以cos什么角色。

漫展在鹅城西城区的一座旧工业园区举行,自从帝都有了798,各地都模仿798搞了文创园区。鹅城的文创园区是曾经的轴承厂,厂房的墙上写着语录,上面覆盖着印象派涂鸦,显得不伦不类。

一座巨大的穹顶建筑内,就是此次漫展cosplay现场。

何宇转了好久才找到苏磊,看到苏磊的那一刹那,何宇笑得满地打滚。苏磊cos的居然是《名侦探柯南》里的阿笠博士。

——你也是拼了!为了cos阿笠博士专门剃了这个光头吗?

——别动别动!我粘了两个小时的假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何宇帮苏磊照了几张照片,就去撩骚姑娘。和苏磊一起的一个瘦高姑娘cos毛利小兰,颇有几分姿色,何宇和毛利小兰尬聊了一会,自讨没趣,就去别的展台溜达。
漫展特邀嘉宾区有几个姿色惊艳的美女,不少人排着队和她们合影,何宇费了老大劲挤不进去,只好去星球大战区乱逛,借绝地武士的光剑摆弄了一会儿。那光剑水得一匹,是一根老式的荧光灯管DIY而成,与其说是光剑,不如说是光棒。玩了一会光剑,看绝地武士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何宇只好把光剑还给人家。看到特邀嘉宾区的一个美女身边的人终于少了一点,何宇连忙凑过去搭讪,那美女cos的是时崎狂三,比漫画狂三更加多了几分邪魅。

——呃,美女,有空没?

何宇笨拙地搭讪,对方高冷无比,根本不搭理。何宇只好换个方向再搭讪一遍:

——喂,美女,可以合个影不?

那美女终于转过脸来正视何宇,四目相对,俩人都愣了一下。

——何宇?

——啊?

何宇愣了两下都没认出对方来,时崎狂三尴尬得转过脸去,企图躲开,何宇终于认出对方,吓得下巴都快掉在地上:

——岳寅?

岳寅极少住宿舍,何宇和岳寅关系尚可。大一分宿舍,岳寅上铺,何宇下铺。四人一间,岳寅不知从哪弄了一份体检报告,没有参加军训。开课后岳寅只有上课才会出现,平时一直在校外居住。岳寅对此的解释是——“我爱熬夜,宿舍里每天晚上按时熄灯,实在受不了。”

宿舍三人都不知岳寅家是做什么的,纷纷猜测岳寅家必定是土豪,因为岳寅租住的教师公寓,少说也要两千每月。学校禁止本科生在外住宿,岳寅就在宿舍放了一套寝具以掩人耳目,还买了一套遮光布蚊帐,把他的上铺严严实实围起来。岳寅请宿舍四人在鹅城的几处高档餐厅吃了几顿饭,收买了自己的舍友,还收买了其他几位学生会干部,每当寝室检查时,岳寅就赶回宿舍,躲在自己的上铺。查寝的老师或学生会干事进了宿舍,岳寅就伸出脑袋:“我在”。

何宇印象中,岳寅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娘炮,有点内向。在为数不多住宿舍的日子里,岳寅一直躲在自己的小帐篷里,说话细声细气。岳寅不在宿舍时,其他三人也会揣测岳寅是不是gay,大家一致认为,此人必弯。

没想到,此人不仅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弯字,居然,居然,居然,tm的是个女装大佬!!

岳寅和何宇都有些尴尬,还是岳寅先打破僵局——咱们……合个影吧?

何宇才想起自己是来找时崎狂三合影的,连忙取出手机,岳寅招手唤来一个同伴,那人也是个身材高挑的美女,出一套五河琴里。五河琴里踩着细高跟哒哒地跑过来,娇滴滴地喊道:“月影姐……”何宇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这竟是个男声。

岳寅的声音向来都是中性风格,今天用女声讲话,何宇倒也没听出异常。但是五河琴里的声音男性化太重,何宇实在承受不住。

——帮我朋友合个影。岳寅吩咐道。

——哎,好呀。男声五河琴里回答道。

合影后,岳寅和何宇四目相对,再度尴尬。何宇说:“我朋友再那边cos阿笠博士,我去……我去……”

——嗯你快去吧。岳寅忙说。

何宇仓皇而逃。奇怪,为什么心跳得这么厉害?一个奇怪的念头在脑海升起:“坏了,是心动的感觉。”

阿笠博士苏磊诧异无比:行啊!你小子居然能勾搭上月影。

何宇也觉得奇怪:你怎么认识岳寅?

苏磊说:月影当然不认识我,我们这里没有人不知道她。cos界大名鼎鼎的女装大佬呀。说罢伸手一指。何宇才看到,原来漫展里极为醒目的一个位置,贴着岳寅的巨幅海报,还写着他的艺名:“月影”。

苏磊说:我想和月影合影。何宇只好领着阿笠博士返回时崎狂三面前:这位是我高中同学,现在也在鹅城念书——鹅城师大——他——他——他想和你合影。

时崎狂三微笑着点点头,阿笠博士激动地凑上去,何宇给他俩拍照。

何宇和苏磊回到名侦探柯南的摊位,却看到一个八舞耶俱矢跑过来,她走到何宇面前却不说话,递给他一张纸条:月影找你。

何宇纳闷她为何不说话,想了想大概明白了几分,估计这个八舞耶俱矢一开口,也是个大老爷们儿。何宇算是圈外人,她们怕吓到何宇。

月影拉着何宇说:这事保密,不许给学校里的人说!

何宇点头:行。低头看月影拉着自己的胳膊,感觉有些暧昧。月影不是拉他胳膊,而是亲昵地挽着。月影眼巴巴地看着何宇,何宇不知从哪冒出的豹子胆,突然凑过去吻了一下月影的脸颊。

月影眼睛瞪得溜圆:你竟敢?

何宇也被自己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轻,拜托!我可是钢铁直男啊!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

何宇转身就逃,慌乱又惶恐,却被月影一把拉住,回头一看,发现月影一脸娇羞,好像怀春少女。月影牵着何宇的手说:“这边来。”她带着何宇来到化妆间。化妆间是漫展主展厅旁边的一间大屋子,里面乱哄哄地挤满了人也堆满了东西。化妆间的一侧用pvc板隔出七八个单间,上面贴着牌子:“VIP专用”。工作人员都认识月影,她有自己的专用更衣室。月影牵着懵懂无知的何宇钻进更衣室,拉起帘子。月影仔细掩好门帘,用搭扣固定以免门帘滑开。外面嘈杂的噪音瞬间被门帘阻隔,昏暗的更衣室安静了很多,何宇听到自己胸腔里传来砰砰的心跳声:“我在干什么?我到底在干什么?我TM的到底在干什么?”

何宇杂乱的思绪被一朵炽热的红唇打断,一切戛然而止。过了很久——至少有三四分钟——何宇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他的左手正在挽着月影的细腰,右手扣在月影的左乳,舌头伸进了月影的口腔,而月影的双臂环抱自己的身体,紧紧扣住。栀子花的香水味熏得何宇迷醉。他惊恐地想推开月影,却被月影拉回,再次封唇。他挣扎了两下,最后顺从了身体的召唤。他仔细端详月影的脸庞,发现已经想不起舍友岳寅的长相,只记得时崎狂三的娇媚。

俩人拥吻了七八分钟,精疲力竭,何宇的喘息粗重,好像刚刚跑了五千米。月影把何宇推倒坐在一个大大的行李箱上,手脚麻利地解开他的腰带。何宇的阴茎早已坚硬,剑指苍天。何宇带着最后一丝不安看着一个大美女把自己的阴茎整根吞入口中,好像在做梦一样。接着,来自龟头的一股股电流彻底摧毁了何宇的羞耻心。

自从和高中的女朋友分手后,何宇在大学里还没找到新女友,性生活完全靠撸。前女友也是个保守的女孩,从未帮何宇口交过。何宇第一次体验口交,感受强烈。月影似乎是口交的老司机,口技娴熟,很快就把何宇带到了高潮的边缘,何宇呻吟着正要喷薄而出,月影突然停止了动作。她站起身,默不作声地整理好衣服离开,只留下目瞪口呆的何宇衣衫不整地坐在行李箱上。

过了好久,何宇才被手机的震动声从呆滞状态拉回来,他接起手机,听到苏磊愤怒的声音:“你TMD跑哪去了?”何宇谎称自己出去买水,路遇一个同学聊了一会。然后收拾收拾自己的衣裤,匆忙离开更衣室。漫展还在继续,苏磊的《名侦探柯南》cos社门可罗雀,无人问津,所以早早收摊,一群人要去聚餐。何宇结结巴巴地说:“我……那个……还有事,我先回趟学校。”

何宇绕了一圈,去漫展的特邀嘉宾展区找月影,却只看到月影的真人1:1易拉宝展板摆在她曾经站过的位置上。工作人员对失望的粉丝们一遍一遍解释:“时崎狂三已经回去了。”何宇也只好回学校。

在回学校的公交车上,何宇脑子里乱七八糟,月影——或者说岳寅——的媚态浮现在脑海里,令他的下体再次肿胀。她怎么搞的?为什么舔到关键时刻就跑了?何宇百思不得其解。何宇魂不守舍,拿出手机拨岳寅的电话,想问个究竟。可是岳寅的手机号显示关机。何宇只好去教师公寓找岳寅。但是教师公寓有好几个区,每个区都有十七八栋高矮不一的住宅楼,鹅城大学、鹅城师范大学、鹅城理工学院的教师公寓都在一块。何宇漫无目的地在住宅区逛了好几圈,也没见到月影的半个影子,他只好回到宿舍。恰好宿舍里其他人都不在,何宇决定撸一管,把脑子里白天在外面积攒的精虫释放出去。

何宇撸管照例要看A片助兴。他带着电脑爬上上铺,熟练地从《学习资料》文件夹里找到《<论持久战>视频课程》,打开了一部视频课程,是他曾经最爱的浅苍彩音。看了几分钟,索然无味,脑海里回荡的依然是月影的身姿。他颤抖着登陆百度,输入“人妖”、“女装大佬”、“变性人”等关键词,找到一大堆网站。他惊讶地看着这个全新的世界,甚至还在微博里找到好几位容貌惊艳的国产人妖。有个网名叫“怡婷”的,相貌和月影有几分相似,在微博里留了QQ号。何宇加了怡婷的QQ,对方立刻同意了。

“你好美女。”何宇打招呼。

“你好小哥哥。”怡婷回复。

何宇犹豫不知道该怎么接,那边很快来了消息:“小哥哥知道我是ts么?”

何宇一头雾水,这是什么?他谨慎地回复了一个疑问的表情。

怡婷回复:“就是大雕萌妹,带把儿的女人,你懂不?小哥哥要是不喜欢的话,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何宇恍然大悟,连忙回答:“知道知道。我喜欢。”此刻鸡巴正硬着,他心一横,发了个二十块的红包。怡婷接了红包,十分高兴,立刻回复了一段语音:“小哥哥谢谢你,请问需要什么?”还发了一张图片,图片是像菜单一样的价目表,明码标价了各种服务项目。何宇听了两三遍语音,真好听呀,和月影的声音很像,是那种磁性的女低音。何宇说:“我这会儿正要撸管,想买几段小视频助兴。”

怡婷问要不要百度云大全集,10个G,包含国产和国外的十几种人妖,各种口味的视频齐全。何宇连忙说:远水解不了近渴,请怡婷现场自拍几条。俩人很快商议好价格,何宇花了一百块买了怡婷三分钟的视频。红包刚发完,他就接到了视频聊天请求。视频接通,他看到一位漂亮的小姐姐在视频彼端正在宽衣解带,俩人打了招呼,她就麻利地从短裙下面掏出鸡巴对着镜头撸弄。何宇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不知不觉三分钟过去,左手端着手机,右手搓得龟头灼痛。

“时间到了,小哥哥,还需要续费吗?”视频那端漂亮的小姐姐嗲嗲地问。何宇痛苦地摇摇头,把手机扔在一边,扭头盯着旁边岳寅的床铺,眼前浮现起今天在更衣室的场景。他又捡起手机,翻出今天在漫展和“月影”的合影,照片上的月影对着镜头比剪刀手。何宇盯着照片里时崎狂三的媚态。又疯狂搓了几十下终于达到了高潮,何宇把手机移到胯下,狠狠地射在屏幕上。

扯了几张卫生纸清理狼藉,何宇感到深深的悔恨,自己怎么这么轻易就被掰弯了呢?怎么可以做出如此变态的事情呢?大好人生怎么可以就这样浪费和虚度呢?美好的青春可以做很多事情呀!难道不应该追求知识和理想吗?怎么可以花钱买淫秽视频呢?太无耻了!!他愤怒地扇自己两个耳光,颤抖着从微信里删除了岳寅的好友关系,也删除了刚刚添加的怡婷,又删除了和月影的合影,以及手机里存的她的号码,还删了精心收藏整理的《论持久战学习视频》文件夹,甚至殃及了无辜的浅苍彩音大姐。何宇怕自己不知悔改,还清空了两遍回收站。

何宇收拾书包去自习室看书,发奋学习了几个小时,背了很多单词,然后去食堂吃饭。在食堂里见到了几个不认识的小姑娘,都穿着二次元的衣服,显然刚刚从漫展归来。“真漂亮呀。”何宇心想。然后一个念头窜进脑袋:“月影比她们还漂亮。”

何宇有点后悔删了岳寅的微信,惆怅地看着手机,月影的口红依稀唇齿留香,思念再次涌上心头。何宇决定主动去找月影。他执着地在教师公寓区游荡,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西区公寓的过街天桥上找到一个绝佳的观测位置,任何进入教师公寓的人都要从西南、西北两个路口经过,站在天桥可以一览无余。在天桥坚守了两个小时,何宇望眼欲穿,冻得鼻涕狂流不止。终于,他远远望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拖着一口大号行李箱从西北边的十字路口经过。何宇飞奔过去,差点被一辆越野车撞到。他看见月影拖着行李走进了17号公寓。等他跑进公寓,只看到电梯门正在缓缓关闭,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手伸进电梯缝隙拦住电梯。电梯门再次开启,看到电梯里只有一个人,不是月影还是谁?

月影依旧女装,假发摘去,留着齐肩发,穿着长风衣高筒靴,惊讶地看着何宇挤进电梯。电梯门关闭,电梯里只有两人四目相对,何宇喘息未定,咚地一拳砸在电梯墙壁上,就把月影壁咚了。月影和何宇激吻了几下,电梯到了十三层,月影带着何宇来到自己的住所。

月影的小床温暖,小手也温暖,何宇的冻僵的身子在月影的怀中渐渐恢复了活力,甚至变得炽热滚烫。他摩挲着要为月影宽衣解带,却被月影按住双手:“你想清楚了么?你知道我裙子下面是什么吗?”

何宇点点头:“知道,是一根鸡巴。”

月影噗嗤笑了起来,媚态无限:“你还挺直白。”又问:“你是处男不?”何宇摇摇头,月影咬着嘴唇说:“那就行,不然你可吃大亏呢。玩过男男吗?”何宇迟疑了一下,没有回答,月影叹息说:“那把灯关了吧,我教你,要是觉得不好玩就趁早说。”

黑暗中,月影指导着何宇一寸寸地爱抚自己的肌肤。她取出安全套给彼此戴上,问何宇和女朋友玩过什么姿势。何宇把自己有限的性经历一五一十地讲了,月影笑道:“没想到何宇小朋友是个小鲜肉呢。那你还是用传教士式操我吧。这是直男入门级姿势。”

月影在胯下垫了一个小枕头,俩人摆起用传教士姿势。月影在何宇龟头上涂抹了大量润滑液,牵引着何宇的龟头插进她的后庭,慢慢探索寻找她的F点。她微微呻吟着回应何宇下体的动作,直到他们找到合适的角度。何宇懵懂地龟头抽插她的粪门。她默契地用下体朝着何宇的方向耸动,努力迎合他的节奏。俩人交合了十几分钟,终于把月影送到了巅峰。又交合了半个小时,见到何宇的快感来得很慢,月影问:“你是不是来之前自己撸过了?”

何宇回答:“谁叫你口交了一半就跑掉的?我回宿舍自己撸了。”

月影笑得停不下来:“你知道为什么吗?”

何宇说不知道,月影说:“我怕你回学校乱说,所以先赶紧掰弯你,好叫你守口如瓶。”

何宇不解:“这和口交一半有什么关联?”

月影说:“傻瓜,就是要让你忘不了我。要是你当时射了,男人都有贤者时刻,我怕你挥刀自宫嘛。”

何宇顿时感到一股强烈的屈辱感,报仇般地用力抽插,捅得月影呻吟不止,连连求饶。

——< ……>——

(还想看吗?想看的回1024,要是没人看我就不继续写了)

=
==
===
====
=====
======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6ee.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我最想操的人] [下一篇:表姨妈]